海瑞清廉卻沒用?別再被無良文人欺騙,尊重廉潔是我們的文化底線
2023/07/07

近些年網絡上常常有專家大V等文人提出這樣一種觀點:清官雖然不貪不占,但卻往往不通人情世故,所以大多沒什麼能力,只會耽誤事;而貪官們雖然貪財,卻往往情商高,會辦事兒,能為大家辦實事。

每當這種言論出現時,還往往喜歡拿著名的清官海瑞當例子;說海瑞徒有清廉正直的名聲,卻沒有辦過任何實事兒,甚至還有人說海瑞破壞了明朝的經濟。

事實真是如此嗎?海瑞除了清廉正直難道真的就一無是處嗎?

認真的海瑞

在中國的歷史上,清官其實有很多,比如魏征、包拯等;即使是海瑞所在的明代,客觀地說最出色的清官,也應該是于謙而不是海瑞。

為什麼海瑞的名聲會這麼大?一說清官很多人第一時間就想到他。其實這跟海瑞所處的時代,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。

不管是魏征、包拯,還是拯救大明王朝的于謙,在他們所處的時代,清廉自守都只是官場的道德底線;而海瑞所處的時代,清廉自守卻已經成為了官場的道德「天花板」。

根據陳邦彥在《中興政要》中的描述,嘉靖朝之前,士大夫們還普遍比較重視名節,官場雖然也有貪官污吏,但總體來說整個社會還是非常鄙視痛恨這種行為的。而到了嘉靖皇帝和隆慶皇帝時期,不但官場完全被貪官污吏占據,連社會風氣也變得以多貪多占為榮,不貪不占反而是「無能」了。

海瑞開始入仕出任南平教諭,是在嘉靖三十三年。

這時候嚴嵩不但已經放了數年首輔,連他最大的勁敵仇鸞也死去兩年多了,朝政已經完全歸他把持。

嚴嵩是大明王朝少有風頭蓋過太監的奸臣,他為了討好嘉靖皇帝,表示自己沒有異心,在掌權后不但對百姓橫征暴斂,自己也是明目張膽地賣官鬻爵,大貪特貪。

海瑞就在這樣的背景下,開始正式踏入官場的。

從明代官場來說,海瑞只是舉人出身,連進士都不是,雖然也算科甲正途出身,畢竟比不了三甲進士,直到近四十五歲,才當上一個小小的教諭,按他的歲數和資歷來算,如果他真如一些無良文人所說,只是一個不食古不化,沽名釣譽的人,恐怕他一輩子能熬到個縣令就算很不錯了。

可是海瑞從嘉靖三十二年(即公元1554年)當八品教諭,到萬歷十五年(即公元1857年)去世時已經官居二品,他靠的是什麼?

簡單來說只有兩個字:認真!

很多人受熱播電視劇《大明王朝1566》的影響,以為海瑞如電視劇中一樣是和徐階、高拱、張居正所屬的「清流派」。

然而實際上以海瑞舉人的出身,根本就沒有加入「清流派」的資格,他在朝廷也沒有像裕王那麼強大的靠山。

海瑞完全是一個孤臣,他在官場沒有朋友,也不屬于任何派系,這也是他為什麼敢向嘉靖皇帝上《治安疏》的一大原因;他無朋無黨,即使嘉靖皇帝要治他的罪,也牽連不到別人。

在當時已經烏煙瘴氣的大明官場,海瑞一路走來,全靠他自己認認真真做出來的政績。

從擔任南平教諭開始,海瑞就嚴格按照規矩行事,一掃當時學署怠惰浪蕩的風氣,讓整個南平縣的學風大為改觀。

而且海瑞最出名的就是他不媚上;明初朱元璋為了表示尊師重道,曾經規定教諭一類的學官在學署接見上級官員的時候,可以不必下跪。

然而讀書人的情商高,膝蓋軟,往往都是忽略明太祖朱元璋的規定,在學署跪著接見上級官員。

只有海瑞遵守規定,在學署接見上級官員的時候一直都是站著,就連監察御史巡視的時候都是如此。所以海瑞在南平教諭的任上,得到了兩個官場外號:「海筆架」和「海閻王」。

接見上級官員的時候,兩個副手跪著海瑞站著,可不恰好像個「山」字筆架嘛!整頓學風時海瑞嚴格考教生員,打板子、關禁閉毫不留情,就跟活「閻王」一樣。

這兩個外號,「筆架」體現的是海瑞的氣節,而「閻王」則是對他工作的肯定。

雖然海瑞這兩個外號一看就很得罪人,但他都是嚴格按照《大明律》行事,恨他的人根本抓不到把柄。

我們知道「教育」這個東西,只要你認真投入,重視起來,結果自然就不會讓你失望。 海瑞在南平教諭的任上得罪很多人是真的,但南平縣學風為之煥然一新,讀書人的精神面貌大為改觀,同樣也是看得到的。

所以在海瑞教諭任滿之后,靠著自己優異表現和成績,順理成章的升為淳安知縣。

而海瑞真正名震整個大明官場,就是在淳安知縣任上開始的!

海瑞與「一條鞭法」

在我們提到「一條鞭法」的時候,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張居正,甚至會不少人以為「一條鞭法」就是張居正提出的。

實際上「一條鞭法」是由桂萼在嘉靖九年提出的,簡單來說就是清丈土地,杜絕大戶逃稅、統一賦稅,避免官差胡亂攤派、以銀兩替代實物,減少官員差役上下其手的空間。

由于「一條鞭法」觸及的是官員和鄉紳貴族的利益,所以雖然桂萼在嘉靖九年就已經提出,但各地的落實情況一直很不樂觀。 而海瑞上任淳安知縣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取消各種所謂「常例」的征收,統一淳安的賦稅征收。

由于淳安縣地處新安江下游,是當時的水陸交通要道,海瑞之前的知縣都是靠征收各種苛捐雜稅,在驛站超規格接待路過的官員和家屬,往往臨走再送一筆錢,來為自己留個好人緣。

但海瑞上任之后嚴格按照標準接待,過往的官員別說拿錢了,連肉都未必能吃的上一口。

為了落實這一項政策,海瑞打過浙直總督胡宗憲的兒子,罵過嚴嵩的紅人左都副御史鄢懋卿。最終胡宗憲對海瑞打自己的兒子一笑了之,鄢懋卿也因為早就聽說過海瑞的名聲,雖然生氣,也只能對他退避三舍。

海瑞不喜歡商人倒是真的,他嚴格執行明太祖朱元璋對商人的種種限制,可是同時他也禁止差役向商戶胡亂攤派,取消了各種對商戶的種種苛捐雜稅,還有什麼比這更實在深沉的愛?

而且海瑞還在淳安縣清丈土地,為農民做主,向豪強大戶討還被侵占的土地,逼著他們釋放已經被強買為奴婢的農民子女,同時安頓流民鼓勵開荒,規定新開荒的土地三年之內不征賦稅。

海瑞在淳安縣得罪了很多人,可是他的政績同樣也是有目共睹的。當時想弄死海瑞的人有很多,只要他有一點點可以抓到的把柄,早就被敵人們彈劾到丟官罷職掉腦袋了。

正是因為海瑞在淳安縣做的太出色,又動了太多人的利益,當地的官員和豪強大戶們實在拿他沒辦法了,只好由官員們出面保舉,豪強大戶們出錢到京城疏通關系,合力讓朝廷升海瑞的官,趕緊把他調走。

有意思的是,京城部院里的人剛開始沒搞清楚狀況,見這個海瑞這麼「受歡迎」,直接讓他升任為嘉興通判。

這個任命還沒有下達,浙江的官員和豪強大戶們就得到了消息,慌忙又準備了一筆錢去找海瑞得罪過的鄢懋卿,讓他想辦法攔住了這個任命。

結果在鄢懋卿的運作下,海瑞不但嘉興通判沒了,還賦閑了一段時間,後來才被人保舉到江西興國做知縣。

興國縣比淳安縣要窮,地理位置也比較偏遠,所以這其實算是變相「貶官」了。海瑞卻并不在意,他到了興國縣之后,還是立刻取消各種苛捐雜稅構成的「常例」,而且不久之后就開始清丈土地,開始推行「一條鞭法」。

這下江西的官員和豪強大戶們慌了,直罵浙江的官員和豪強大戶不是東西;就這麼個爺,你們哪不好推,偏偏推到我們這里!

好在浙江的官員和豪強大戶們,也為江西的官員和豪強大戶們提供了經驗:這位爺打不死,捶不扁,要想心安,不如花錢給他買個官。

于是在海瑞清丈土地的工作正轟轟烈烈地進行時,吏部突然一紙調令,把他升遷為戶部云南司六品主事。

海瑞在興國縣雖然只待了一年半,但是他在任期間清丈土地,興修水利,平反冤假錯案,為當地百姓做了很多事,以至于他離開興國縣時萬人空巷,鄉親們扛著「萬民傘」以及書有「瑞藹四海」的旌匾為他送行。

海瑞在擔任戶部云南司主事期間,由于職權所限,只是清廉,沒有什麼作為,但也正是在這期間他上了著名的《治安疏》,犯顏直諫嘉靖皇帝。

隆慶皇帝登基后海瑞任應天巡撫,他不但整修吳淞江、白茆河,解決了應天多年的水患,還大力推行「一條鞭法」 ,大力整治官吏胡亂攤派和豪強大戶們侵占農民土地的舊弊。

非常值得一提的是,海瑞推行的「一條鞭法」與張居正有很大不同,海瑞的整治重點是豪強大戶們巧取豪奪的土地兼并,力求在均田的基礎上改變賦稅比重,而張居正的重點是能多收賦稅,無意阻止豪強大戶們巧取豪奪的土地兼并。

雖然海瑞在應天巡撫任上干的時間不久,但同樣為應天地區做了很多實事,在他被調走的時候,當地百姓跪在路邊號哭挽留著不計其數。

如果海瑞辦了這麼多實事還不能算是能臣,試問,那誰還有資格稱能臣?

結語

雖然從現實的角度來說,用海瑞的標準來要求所有官僚,基本上是不可能操作的。因為他的道德操守太高,普通人根本就做不到。但我們不能因為自己做不到,就去污蔑、攻擊他。

尊重廉潔是我們國民的文化底線,自明清以來,廟堂之上,朽木為官;殿陛之間,禽獸食祿;狼心狗行之輩,滾滾當朝;奴顏婢膝之徒,紛紛秉政幾乎已經成為了常態。可正是因為這樣,我們才需要樹立正確的觀念,尊重那些清廉正直的官員,社會才有扭轉風氣的希望。

假如我們習慣了無視貪官,從思想上接受了貪腐這種現象,一個全身心都沉浸在貪腐糞坑里的社會,還能有什麼希望?

練瑜伽:傳統拜日12式肌肉解剖版(值得私藏起來反復看的版本)
2024/02/21
趙露思的佛系減肥法火了,7天減掉6斤,難怪《長歌行》里變好美啊
2024/02/21
開了這麼久的車,你還不知道雨刮器的這4個隱藏功能嗎?說你是白開車,你別不信
2024/02/21
去4S店保養和在外面維修店保養差距有多大?老司機說了實話:都是過來人的經驗
2024/02/21
性格多變!對親人暴躁「卻對外人很客氣」 多半是以下「5種人」你遇見過嗎
2024/02/21
歷史上的馬爾泰若曦:寫入正史的雍正宮女,死后不準葬入皇陵
2024/02/21
海哈金喜外出游玩,爸爸罕見出鏡,頭髮烏黑濃密顯年輕不輸李亞鵬
2024/02/21
如何才能讓你的汽車有勁還省油?維修老師傅告訴你:這個零件每個月都要清理一次
2024/02/21
警匪劇《獵冰》今晚首播!張頌文主演,憑3大看點,欲掀收視狂潮
2024/02/21
「天降紫微星」!!!全紅嬋7個滿分創造跳水「奇跡」,霍啟剛現場見證想起了20年前的「她」:會「遺憾」嗎?
2024/02/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