削爵廢為庶人以后能不能躺平?大明齊王后裔的經歷告訴你這不可能
2023/07/04

前言:宣德三年(公元1428年)七月,福建行都司派人押送謀反罪人樓濂等一干人來到北京。這位樓先生原本是浙江奉化人,其父是建寧府稅課司的官員。因為得罪了母親而逃到建陽縣(今屬福建南平),隨即一不做二不休打算造反,稱自己是 「七府小齊王」

這樁未遂的叛亂,很快就被建陽縣的衙役所平定。但生性多疑的明宣宗朱瞻基,卻依然懷疑自己的七爺爺,已經被削爵廢為庶人二十多年的前齊王朱榑,和樓濂之間有說不清道不明的瓜葛。沒過幾天,六十五歲的朱榑,便連同他的幾個兒子一起暴卒。

宣德三年,福建妄男子樓濂詭稱七府小齊王,謀不軌。事覺,械至京,誅其黨數百人。榑及三子皆暴卒,幼子賢爀安置廬州。—《明史卷一百十六·列傳第四》

明宣宗朱瞻基劇照

好在朱瞻基沒有對齊王一家斬盡殺絕,留下了朱榑的幼子朱賢爀,并將他安置于廬州(今安徽合肥)。那麼問題來了,從第一代始祖開始就是純得不能再純的庶人,朝廷還會不會關注這一支宗室?又或者說既然已經是庶人了,能不能干脆擺爛呢?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齊王這一支的宗室庶人,在明朝的生活狀態。

庶人也能進高墻

景泰五年(公元1454年)五月,當朝皇帝朱祁鈺給南京守備寧遠伯任禮、參贊機務尚書張純以及守備太監袁誠等人賜了一道敕書,告訴他們齊庶人朱賢爀一家六口人將遷往南京安置,同時囑咐他們既要嚴加看管,又要適當展現朝廷對他們的「親親之誼」。

至日,爾等量撥城內閑便房屋二所與居。其庶人并妹、侄女,許令婚嫁。老婦止令隨住。除系庶人婚配親戚許相往來,其余人不許交通。若有買賣衣服、飲食等物適市者,亦不許生事攪人。爾等時常訪察,毋致違誤!—《明英宗實錄卷二百四十一·廢帝郕戾王附錄第五十九》

青州古城

當年七月,山東三司上奏,稱青州齊王府三年前發生火災,其承運殿、存心殿等主要建筑都已經被燒毀。其余殿宇也已經 「朽敝己甚」,沒有必要再派人守護,是否可以拆除?于是景泰帝朱祁鈺做出如下決定: 「毀其梁棟以修城樓,售其器物以賑貧民,免其看守軍夫以事田畝」,存在了七十年的齊王府就此煙消云散在歷史的長河之中。不知身在南京的朱賢爀,聽到這個消息以后,會不會心中一陣悵然。

齊庶人家族在南京

朱賢爀的壽命挺長,一直活到了明憲宗朱見深成化年間。比如成化元年(公元1465年)的時候,因其生男女三人,憲宗下詔加賜薪米。而在次年成化二年(公元1466年),又歲增賜其官絹十匹,冬、夏布各二十匹,米二十四石。

弘治元年(公元1488年)的時候,明孝宗朱祐樘給朱賢爀的三個兒子、兩個孫子賜名,其中長子名為朱能增。此時朱賢爀的名字前有了一個新身份 「故齊庶人」,再結合其妻蘇氏 「寡居已久」的記載,則其去世時間當在成化年間。

戊辰,命應天府月給故齊庶人賢爀之子能增見存人口食米、柴炭俱如例,其例外歲增絹布米亦仍舊給之。 —《明孝宗實錄卷四十》

明太祖朱元璋劇照

當年朱元璋給齊王一脈定下的字輩是 「賢能長可慶,睿智實堪宗,養性期淵雅,寅思復會通」,但由于朱賢爀年幼并且晚婚的原因,到了明世宗朱厚熜嘉靖年間,齊王府的主事人是其孫朱長鑋(朱能增之子)。從輩份上說,朱長鑋和世宗曾祖父明英宗朱祁鎮同輩,算是當朝皇帝的曾叔祖。

朱能增死后葬于江寧縣(今南京江寧區),朱長鑋于嘉靖六年(公元1527年)的時候向朝廷上奏,希望能夠蠲免墳地的租稅,對其享堂進行修葺,同時增添守墳戶。這些都是宗室親王才能享受到待遇,朱長鑋似乎忘記了他老爹不過是個庶人而已,因此世宗對這些請求一概予以駁回。不過對于朱長鑋另一個請求,即他們家族的喪葬補助金,世宗卻做了認真考慮,給出了一個明確標準:

其喪儀銀兩:庶人并正妻及祖父母、伯叔兄弟準給與百兩,子侄女妹十歲以上至十五及禮娶侍妾六十兩。六歲以上三十兩,五歲以下十兩。—《明世宗實錄卷七十二》

庶人進高墻

對于齊庶人一脈的始祖朱榑,其四哥朱棣有過一個精準的評價: 「性兇悖」。而他的那些后代,也「完美」繼承了這個罪惡的基因,史稱 「齊宗人多兇狡」

嘉靖八年(公元1529年)二月,因和軍士沈鰲有矛盾,朱長鑋伙同弟弟朱長鍭一起,擅自將沈鰲殺害。世宗勃然大怒,立刻下旨將朱長鑋發往鳳陽高墻禁住,朱長鍭則奪祿米半年。

中都鳳陽復原圖

鳳陽高墻是關押明代宗室罪人的特殊監獄,一般都是有罪宗室先削爵廢為庶人,然后發往高墻禁住。像朱長鑋這樣頂著庶人身份來到高墻的,記憶中應該是第一個。

到了嘉靖十三年(公元1534年)的時候,眼看著高墻之內的宗室罪人越來越多,朝廷已經不堪重負。于是世宗讓刑部和都察院前往鳳陽,對這些人所犯罪行的嚴重程度進行勘核。皇帝親自定了一個標準: 「干叛逆人命及倫理重情者仍禁如故,情有可原者放還原府隨住」

雖然殺了一個軍士,但朱長鑋仍然屬于「情有可原者」,故而在當年四月被放回南京,重獲自由。

明世宗朱厚熜畫像

不聽話就斷你糧

齊庶人這一支的宗室,身份其實很尷尬。按理朱榑是太祖朱元璋第七子,齊藩的地位應該不低于楚、蜀等強藩。盡管從朱榑開始就是庶人,但是守備南京的總兵官也好,太監也罷,其實也都不太愿意去招惹他們。

不過鑒于齊王一脈的風評,外加朱長鑋鬧出來的風波,朝廷決定對他們采取規范管理。

首先齊庶人各支宗人,朝廷可以出錢給他們建造房屋。但一定要等到 「家口繁盛不能同居」,經工部勘明以后,才能領錢。

其次所有的房屋修繕,必須嚴格按照《大明會典》的規定,五十年申報一次,每次給予白銀二十兩,不許多要。

最后唯有嫡長子孫,或者立有家廟的宗人,朝廷才會賜給祭器,其余庶子 「不得濫討」

明代郡王家廟:太原圓通寺

朝廷這一手很巧妙,通過設定補助標準,把整個齊庶人群體和朝廷之間的矛盾,轉移到了他們自身內部。效果確實也不錯,因為齊府宗人消停了七十多年,直到萬歷四十六年(公元1618年)才重新鬧出了一樁震驚朝野的風波。

當年閏四月,齊庶人朱睿煣、朱睿熅等人借酒發瘋,毆打辱罵了戶部主事張三杰。根據上文齊王一脈的字輩,朱睿煣等人和世宗朱厚熜同輩,都是當朝皇帝神宗朱翊鈞的叔祖。 但是俗話說的好,鳳凰落架不如雞,區區宗室庶人膽敢毆打文官,那還得了。

禮部左侍郎何宗彥提出了一項非常嚴厲的處置方案:先將朱睿煣等人革去口糧,且子孫永不許關領。同時再將他們發往鳳陽高墻禁錮,其余人犯由南京法司進行提問。為了進一步對這一支不知天高地厚的庶人家族進行懲戒,何宗彥接著又提出對所謂 「不奏請名冒支口糧者」進行查究。

換句話說,雖然是庶人,但是也要按規矩向朝廷請名,然后登記造冊才可以發放口糧。此前朝廷念在齊府宗人生活艱難,對這些弊端往往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。然而這次有辱斯文,自然也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。兩個月后,調查結果出爐,我們來看一下:

戊申,禮部題齊庶口糧分別革除。如慶炾等二十四名已經請名,應照舊支給。守諫等七十六名未經請名,應咨部匯題奏請支給。至睿炌等三百一十名掜名關領,盡應革汰。以后三分各擇年長者一人按季報部。本部造實在冊咨送戶部,方準支給。從之。—《明神宗實錄卷五百七十二》

明神宗朱翊鈞劇照

我們不妨算一下數字,光是齊府庶人這一支,到了萬歷末年已經有成年男子四百余名。而且他們還不能自食其力,生老病死都要由朝廷來負擔,大明王朝實在是不堪重負。

結語:和絕嗣的弟弟谷庶人相比,朱榑無疑是幸運的,因為他的后裔一直綿延到了明末。但是和楚王朱楨、蜀王朱椿這些庶兄庶弟相比,朱榑又非常悲劇。本來他的后代也可以錦衣玉食,安享尊榮,可惜就因為得罪了四哥,不但自己最終死于非命,子孫們也成了大明王朝最奇怪的一支宗室庶人。

何宗彥在萬歷四十六年對齊府宗人砍的這一刀非常狠,因為此后的幾年內由于斷了口糧,以至于不少人 「鶉衣索食,流聚市井」。甚至到了明熹宗朱由校天啟年間, 「身長七尺腰大五尺」的朱睿爁還打算頂著 「齊王苗裔」的頭銜在南京造反。由于此事非一句兩句能夠講完,我們方在以后的文章再詳細展開。

《眼淚女王》:金秀賢與金智媛的演繹,一場關于愛情與成長的視覺盛宴
2024/02/21
宋仲基新片《路基完》:用演技詮釋深度主題
2024/02/21
鍋底油垢又臟又厚,只需撒一把便宜貨,保證5分鐘鍋底去除污垢,煥然一新!
2024/02/21
收容所汪終于被領養「笑得好開心」!一小時卻「立刻被退回」理由讓員工看哭了:不是牠的錯
2024/02/21
最善良的毒蛇——金環蛇,被人吃瀕臨的「減速帶」
2024/02/21
「恭喜你啊,嫁女榮升岳父!」兩位如親如故的老藝人,因一句話淪爲死對頭,背後原因令人唏噓
2024/02/21
「同父母不同命」,哥哥21年前憑一劇走紅,弟弟卻在最紅時因病去世多年讓人懷念
2024/02/21
同居8年都不娶!她轉身閃嫁豪門「7年生3胎」 他後悔不已「至今未婚」:遲來的深情比草賤
2024/02/21
郵差神翻譯!小學生寄感謝信到家「國字圖解」讓網友全笑翻
2024/02/21
退役老警犬「自覺來日不多」離家躲深山 監視器見「牠臨走前畫面」員警鼻酸
2024/02/21